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正版 > 骅梓 >

有他们在中文布鲁斯同样精彩

归档日期:05-04       文本归类:骅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布鲁斯是现代流行音乐的根源,这种随性而又幽怨的声音是黑人骨子里的呐喊,也是最自由的音乐形式。由于缺乏布鲁斯的文化背景和土壤,布鲁斯在中国的发展举步维艰,优秀的布鲁斯音乐人也显得弥足珍贵。本期我们就感受下目前国内活跃的布鲁斯高手。

  近日,张岭正式签约摩登天空叫布鲁斯迷欣喜。他的嗓音充满了激情,粗犷中带着温柔、细腻。张岭一夜间被大众发现还是因为2014年央视的综艺节目《中国好歌曲》,一曲《喝酒Blues》叫他齐齐征服了台上导师。刘欢看到张岭时甚至大张着嘴巴惊呼:原来是你,中国第一贝斯手!张岭成名时,很多现在正在乐坛大杀四方的小鲜肉们都还没出生。早在中国摇滚乐处于萌芽期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张岭就与秦勇、曹钧、骅梓、何勇等音乐人共同组建乐队。

  只是,正当中国摇滚暗流涌动、风云际会之时,张岭却跑到国外学西方音乐去了。为此,他放弃了国内一线乐手身份,远渡重洋只身前往南半球的悉尼,边打工边学音乐,主要进修爵士乐贝斯专业。摇滚让他仍在清贫生活中保持着梦想,西方本土的贝斯演奏家们却用纯正的布鲁斯演奏彻底唤醒了他的灵魂。

  尽管张岭的出走,让他错过了中国摇滚的鼎盛,也错过了少年成名的机会,但对中国的布鲁斯爱好者却是件好事,因为摇滚歌手举目皆是,真能唱好布鲁斯的,国内却屈指可数。1994年回国的张岭加入了崔健乐队,这一合作就是十年光阴。1995年他还在北京“迷迪音乐学校”担任流行乐声乐教师,主要教授布鲁斯、爵士唱法及乐理。同年与几位音乐家朋友组成了爵士乐队“天场”,风格以追求中国音乐和西方爵士乐的完美组合为主要目标,并于次年发行了首张纯音乐专辑《MadeinChina》。1996年底,张岭作为主唱及贝斯手组建了中国第一支真正的布鲁斯乐队“节奏之犬”,并发行了布鲁斯风格的同名专辑,在乐坛堪称一道惊鸿。

  回国这十几年,作为职业乐手及制作人,他参与过包括崔健、刘欢、田震、王菲、韩红、孙楠、朴树、李宇春等众多一线歌手在内的上百张专辑制作。尽管张岭正式发行的布鲁斯专辑只有《黑白玫瑰》(2005)、《女人的歌》(2008)、《喝酒Blues》(2015)等寥寥几张,但每张都足够经典。“如果布鲁斯是生活/那么生活就是蓝色的,多彩的外衣背后是苦涩/如果布鲁斯是生活,那么生活就是一坛好酒,浓浓的在你嘴里回绕……”这是张岭《如果布鲁斯是生活》里面的歌词,质朴随性,慵懒里带着点忧伤,这是布鲁斯的核,也是现实的镜子。未经过生活的千锤百炼,不可能用布鲁斯把生活临摹得如此分毫不差。也许做艺术就是这样,无目的反而会把我们带入更广博境地,不追求意义反而让意义显得更为深远。

  隐退十年后,今年杭天重现江湖,上半年还签约摩登天空,并难得地露脸草莓等各大音乐节。新组建了MaojoHand乐队,新专辑也即将发行。

  此君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出道,布鲁斯专辑《我的心是油炸的蚕豆》和《冷水浇头》都非常经典,一举突破“汉语不适合演唱布鲁斯”的说法,以言之有物的词作承袭了布鲁斯音乐犀利、调侃、嘲讽、悲悯的精神内核,有“中文布鲁斯音乐第一人”称号。平凡、粗糙、鸡毛蒜皮,这是杭天给我们的布鲁斯。他没有丑化,当然更谈不上美化,因为这是生活给他的布鲁斯。我们容易犯的误区是总把音乐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上,要神圣,只能跪拜不能触摸。而杭天的布鲁斯就是要把一切拉下来,如果日子庸常,那布鲁斯就庸常;生活怎样发生,布鲁斯就怎样发生。

  《我的心是油炸的蚕豆》是国内第一张布鲁斯原创专辑,里面十首作品均为杭天自己作词作曲、编曲。但在杭天出道的世纪之交,中国的音乐人或依附殿堂,或扎堆地下,杭天则既未向商业市场低头,也未恃才傲物,而是将西方根源音乐的血脉接入身边草根生命经验和本土社会现实,完成了对自我真切却深刻的表达。可那个时候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思潮流行起来,最接地气最真实表达的音乐反而成了无人问津的旁门左道,杭天也成为那个年代最被低估的布鲁斯唱作人。

  时间才是最好的评论家,在各种热闹散场后,杭天音乐的超前性开始被越来越多喜欢音乐的人发现,其坚持自由随性、人文精神的音乐,仍是这个浮躁时代下的稀缺品种。“当你说你有点想分手,我的心是泛着沫的啤酒/当你吻我的时候,我的心是砂锅里的豆腐/当你靠在我肩头,我的心是粉条炖的泥鳅……”在没有听杭天的布鲁斯之前,从来没想到砂锅豆腐和粉条炖泥鳅也能用来歌唱爱情吧,感谢这个曾经站在楼顶唱歌抚慰人心的少年。

  布鲁斯界大红人浪荡乐队今年参加了多场全国巡演,12月中旬,“江湖十周年”的深圳巡演也非常成功,滚雪球一样蜂拥而来的粉丝叫乐队非常开心。

  无羁无绊,是谓浪荡;谦谦君子,是谓绅士。浪荡绅士由主唱程亚非、打击乐手鸿哥、键盘手金大鹏、吉他手魏威四人组成,以布鲁斯方式,讲述北京城的故事。用乐队自己的话说就是:“在这皇城根儿下,吞吐着酒气尾气窝囊气,戏谑着昨日今日复明日,将蓝调的自在调侃着豆汁儿的酸爽一饮而尽,微醺着笑面城市灰色的黯然,这便是浪荡绅士。”至于为何叫这个名字,主唱大非解释,浪荡是一种状态,一种自由的状态,有想法就去做,再加上四个人骨子里还是有着传统绅士的成分,所以叫这个名字其实最恰如其分。

  乐队成立七年,已正式出了五张专辑,《总得开始》、《市井》、《与尔同销万古愁》、《天蓝色》、《黑白》。除了名字让人心生欢喜外,每一张专辑都堪称布鲁斯经典。他们的音乐中没有忧国忧民,只是身边三尺远的所见所闻,多是市井悲欢,或者个人情绪表达。

  “人群中你在抬头不停地寻觅/想给自己一个打折的惊喜/只是虽然琳琅满目你却什么都买不起/几个月的省吃俭用换一个光鲜亮丽/大家背着GUCCI忍受着公交车的拥挤/什么都已不再重要除了面子问题”,浪荡乐队在名曲《市井》里这样唱。他们唱的是淹没在茫茫人海中的你和我,是那个奔波在深圳深南大道或西安南二环上的我们,熟悉的场景历历在目,仿佛昨天刚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

  浪荡绅士唱歌犹如信手拈来,你都不知道什么东西突然就入了他们的眼,闯入了他们的歌词,可能真如乐队自言:“我们是一个特别分裂的乐队,灵感一来写什么都有可能。有时候作品里出现了什么东西可能仅仅取决于当天吃了什么东西。”好吧,也许布鲁斯的一部分真相就在于此,不用提前设想,不用未雨绸缪,能呈现出怎样的音乐取决于当天世界给你安排了怎样的遇见和失去,而这种真实呈现才是最高级的东西。

本文链接:http://trottagioielli.com/huazi/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