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正版 > 黄伟文 >

黄伟文把生活扒开林夕把生活包裹起来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黄伟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关于爱情,黄伟文说:我没有温柔,唯独有这点英勇;林夕说:我绝不罕有,往街里绕过一周,我便化乌有。

  关于失落,黄伟文说:明白到,遇上你尽力,也只配有场遗憾;林夕说: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关于友情,黄伟文:电话未打的好友接近五六十围,恐怕再度见面是遗体;林夕说:命运决定了,以后再无法聚头,位置变了,各有队友。

  黄伟文总是这样,用毒鸡汤点醒你,生活就是这么苟且,而你,一直明白,只是不愿意明白。

  林夕总是这样,用充满诗意和哲学的点化你,生活苟且,人力难变,还不如孤芳自赏,自修快乐学。

  一样的生活,在两位词人面前有着不一样的表达。黄伟文要将它揉碎,扒开,让你看到本质;林夕将它包裹起来,何苦为难自己,生活自有天意。

  我听歌,很挑词,好悬念听进耳,洗澡K歌的时候吼两下。但唯有好词可以听进心,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低声吟唱,留下一两滴有故事的泪水。

  他写过一个分开后耿耿于怀(你最近还好吗,还爱上少女漫画吗),十年过去念念不忘(你跟我半夜仍在聚,在梦里追),到最后,十年的不忘,只换来的是跟爱时空错位的人面对面的故事。(狄更斯是漫画吗?仍然少女误会了吗?迷恋蔽眼才给美化,但其实真懂得我吗?)。爱情,最美的是曾经拥有,最痛的是以为曾经拥有。

  林夕的词,人情世故,悲欢离合,用美好的语言包起来,苦中作乐,自修“快乐学”。

  当年,他约了人去看演唱会,结果他在车站等了三个小时,那个人都没有出现。在漫天大雪的车站,他手捧着热茶,听着广播里的歌,写下了那首《再见二丁目》。“原来过得很快乐,只我一人没发觉。如果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无论于,什么角落,都假设你或会在旁。我也可畅游异国,放心吃喝。”

  越美的词,包裹的感情就越浓烈。像整体嬉皮笑脸的人,内心的悲伤可能比谁都重。林夕把最好的词都给了四个人,心头肉、好朋友、无名妻、梦中人,《再见二丁目》的另一个主角,就是梦中人。

  黄伟文也会写出安慰自己情伤的词:人说心如刀割,钻石要琢磨。感谢那些人擦过刮过生活才有更美,轮廓。干了每滴寂寞,进化成更好的我。等着你在我世界路过。

  林夕也会写出一针见血的毒鸡汤:多好玩的东西,早晚会放低。从前并肩的好兄弟,可会撑到底,爱侣爱到一个地步便另觅安慰。枉当初苦苦送礼,最艳的花卉,最后化烂泥。

  两位都是很有个性的词人,黄伟文爱耍“小脾气”,你跟他说《单车》讲的是父爱,他会给你翻白眼;林夕的个性更强,自由是他的追求,“你怪我不够笑容,不懂跟风变通。难及无原则,牺牲那初衷,随旧情断送。”

  作为社会的“异类”,两位伟文对于他们共同的取向,有着和而不同的顽固。黄伟文说:二百年后在一起,应该不怕旁人不服气。顽强地等再过廿个十年,仍然未舍弃。林夕说: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做最坚强的泡沫。

本文链接:http://trottagioielli.com/huangweiwen/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