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正版 > 红孩儿 >

“红孩儿”的精神坐标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红孩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六一”儿童节到来之际,省档案馆首次通过本报向社会公开了上世纪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浏阳苏维埃政府印刷出版、名为《红孩儿读本》的红色初级小学儿童读本。“六一”前夕,记者对这个读本的相关情况进行了采访。

  翻开页面已泛黄的线装儿童读本,首先映入眼帘是一幅黑白花鸟图,然后依次是见面话、发刊词和说明。

  “这个读本图文歌并茂,形式多样,让人一看就喜欢。”省关工委主任沈瑞庭对复制的这本读本爱不释手。

  该读本由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湘鄂赣边境工农兵暴动委员会红孩儿编辑委员会出版,1930年5月30日印刷,全书共28页,20课。封面上注明,此为“红色初级小学校儿童读本之一红孩儿读本第一册”,落款为“湘鄂赣边境浏阳第八区苏维埃政府”。

  书本的发刊词这样写道:我是红孩儿,我是革命的红孩儿,有创造的天才能力,有伟大的牺牲精神,不怕那穷凶极恶的统治者,不怕那糊涂黑暗的旧世界,我要放出万丈的光芒,把他们的狰狞面目损破,我要大挥犀利的宝剑,斩除那些凶恶的妖魔!把糊涂黑暗的世界,创造得灿烂光明!愿爱我的朋友,与我一齐来,冲锋前进,跑到共产社会的乐园,尝尝看自由平等的果子。

  记者发现,读本中的内容大多都是仿照三字经、弟子规般的语言短句,通俗易懂,朗朗上口,简单好记。并经常用“跑!跑!跑!向前跑!跑到共产社会几多好”、“儿童!儿童!不要懵懂”等简单易懂的词语,读起来节奏感十足。一些文字还组成一个个小故事,非常便于记忆。

  如读本第四课写道:“你是工人,你要革命。我是农人,我要革命。他是士兵,他要革命。你我他三人,都要革命。”

  读本第五课则是一首歌:“来来来,儿童们,一齐来。看这本,好新书,红孩儿。要努力把它读熟来,红孩儿。要努力把它读熟来,红孩儿。”歌词上面谱了曲子,并配了一幅几个少年儿童兴高采烈模样的简笔画。

  沈老说,这个读本里面的内容,既表达了当时苏区青少年对自由的追求,又体现了从小要培养青少年的革命理想。

  书中开篇类似序言的“见面话”,表达了当时苏区政府出版这本书的初衷:“在目前我们感觉到一个困难问题,难得解决,这就是小朋友们的读书问题。贫苦的小朋友无钱读书,而又无书可读……我们为要努力打破这一难关,供给小朋友以适当的读物,于是就不量力,出版了红孩儿了……我们的劳动小朋友,是现在斗争红潮中的襁褓,是未来红色世界的主人,为要培养他们学得像西游记中红孩儿那样的本领,革命的本领——使能肩负起未来红色世界主人的责任,必得在他们洁白的心儿之中,时常播撒一些红色的革命种子。这就是红孩儿命名的用意……”

  省委党史研究室征集研究处处长王文珍为记者介绍了当时的历史背景,1930年,浏阳是我党创立的湘鄂赣根据地的中心之一,并成立了苏维埃政权。建立政权,就必须履行政府应有的职能,发展根据地的经济、政治、文化和教育事业等,提升群众的文化水平,宣传动员参加革命。为此,根据地开展了一系列的扫盲教育、成人和青少年普及教育等,并结合各个不同对象,有针对性地编辑出版了一批文化读本,因材施教、因人施教。《红孩儿读本》则正是这批读本中的一本。

  “当时可以说是村村有红色小学、乡乡有列宁小学,还有很多成人识字班、培训班等,义务教育在根据地相当发达,为群众带来了很多新思想、新元素,为后来我党执政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王文珍说。

  省档案馆馆长刘歌宁告诉记者,当年,像《红孩儿读本》一样的教育类读物还有很多,包括初小高小、初级高级、识字读本、通俗读本、歌曲画报等,有的是平民读本,有的是学校的专业教科书,还有的是夜校的培训教材。这些史海中的点点滴滴,汇聚起来向我们描绘了当年湖南革命老区的文化胜景。

  如今,《红孩儿读本》已在历史长河中走过了81年的岁月。省档案馆负责人介绍,它是目前为止湖南省档案馆馆藏的红孩儿读本中惟一的孤本,非常珍贵。

  “出版界人士曾告诉我,这个在出版界是个很珍贵的东西,证明我党在1930年就办有儿童读物,而且还是基层搞的,说明那个时候党对少年儿童教育、对关心下一代非常重视。我省有数百万青少年,各级各部门应继续继承和发扬我党这一优良传统,更加通力合作,共同关注青少年的成长。”沈瑞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红孩儿读本》结合当年的社会状况因材施教,对研究我党的教育历史和革命文化史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时至今日,这本书对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仍有着积极的意义,对改善当代文化教育仍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没想到那个时候就有这种红色读物了。”第一次翻看这本81年前的红色儿童读本,长沙市清水塘小学大队辅导员易贝十分惊喜, “这本书告诉我们,教育要时刻与时代结合,体现时代精神。” 她说,《红孩儿读本》是革命年代儿童的精神坐标,对当代少儿也有积极的教育意义。现在的学生很多都是独生子女家庭,更没有经历过那种艰难的岁月,这种书籍可帮助孩子更加直观地了解当年的贫苦生活,触动他们的神经。而且,读本中的课文朗朗上口、短小易记,也便于孩子们掌握领会,从小养成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这对于我们今天的教育形式也是一个借鉴。

本文链接:http://trottagioielli.com/honghaier/233.html